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风情 >> 文化长廊 >> 内容

乡亲们可还记得儿时厨房里的老灶台?

时间:2018-4-27 16:09:23 点击:

  核心提示:回忆童年,蓦然发现,原来童年依然在心中,那个天真活泼的模样,已种植在心灵深处。如今静下心来回忆童年,才发现还有许多故事,被藏在岁月的褶皱里。...
厨房里的味道
作者  钟巧云

    回忆童年,蓦然发现,原来童年依然在心中,那个天真活泼的模样,已种植在心灵深处。如今静下心来回忆童年,才发现还有许多故事,被藏在岁月的褶皱里。


    来不及回忆,来不及感慨,出生地那座充满温暖的围屋早已不在,只藏在了记忆中,那厨房里的味道却飘散出清香,沁人心脾,醉人魂魄!


    围屋是诗意和贫困交织在一起的生活的栖息地,而厨房则是我童年时空的坐标。


    我家那间厨房,是在围屋大门的右手边,进入围屋要上十几个台阶,大门打开便是下厅堂,下厅堂左右各放一条矮的长板凳,下厅堂是三家人乘凉的好地方。接近下厅堂的那间屋子便是我家的厨房,厨房好宽,印象极深,厨房里有两张桌子,一张是饭桌,一张是闲桌,用来放杂物,比如不用的锅碗瓢盆、菜刀、水壶之类的。


    厨房里的炉灶依墙而砌,灶前放着一个大水缸和几只木桶,木桶是装过松油的,听大人说,装过松油的木桶耐用,也不易干裂。最旮旯的地方放了一个猪汁钵和一只泔水桶。灶的前面梁上挂着一个大圆篮,那时候没有菜橱,如有剩菜剩饭就放在圆篮里挂在梁上(但基本没有),以防馋猫馋狗偷吃,其实,这种担心几乎多余,在那生活贫困的年代,养活人都很困难,又哪有人去养狗养猫,不过,当时二伯父确实养了一条狗,大概是生活条件比较好吧。


    我很小的时候,因父亲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祖母离世了,姐辍学后要带我和弟弟,哥已上学,生产队一月半月又有猪肉分配,但我们无法享受,只能馋得直咽口水。
    记忆深刻,每次煮菜,母亲便从圆篮里拿出那块肥肉,等锅烧热了便把肥肉在锅里来回擦几下,算是放了油,菜放下去翻炒几下便放水,这样就不易烧糊,与其说炒菜,倒不如说煮菜。

    在那困苦的岁月里,我们最常喝的汤是长菜(青菜干)汤,这种汤操作起来简单,把事先煮熟的长菜丝和盐巴味精放到碗头里,等开水烧开后直接倒进去,用筷子搅几下便大功告成,当然,还有几滴猪油。


    等父亲身体好了,姐又出来赚工分时,我们家的生活也好了些,生产队分配的猪肉,三次中我们也可以吃上一次了,圆篮里那块几天都在用的肥肉也不见了,但凡队里杀猪,就算没有猪肉吃,母亲和姐也会做些薯丸子和粄子给我们解馋。


    每当这种时候,我们总是围在炉灶旁,争着添柴而不想去做其他事情,企盼着母亲和姐给我们吃粄癞子(锅巴)。

    遇到下雪下大雨干不了活的时候,大伯母和二伯母就会和母亲商量炒糯米花吃,母亲当然应承,于是各自准备一把糯谷。大伯母和二伯母是同一间厨房,但炒糯米花的工作反而在我们家的厨房进行。听到又有糯米花吃了,我们又欢欣鼓舞的,都围在那里不肯离开。听到锅里的糯米花噼里啪啦时,内心的激动真的无法用文字形容,陆续有些调皮的糯米花蹦出大锅,落在灶台上或掉到地上,我们就急不可待地捡起往嘴巴里扔,管它干不干净。


    说来好笑,如果是紧工时候,老天不下雪下雨,很长一段时间都吃不上香喷喷的糯米花,我们就在大门口双手合十,念叨着:“保佑天保佑地,保佑上天落大雨。”


    在那贫穷落后的年代,厨房里没有电灯,只有那盏忽明忽暗的煤油灯,但厨房里不仅仅是烧饭煮食的场所,更是家人间的“情感加油站”。那里一日三餐都能演奏动人的交响曲,而那锅铲就像是指挥棒,挥洒着那点点滴滴、真真切切的爱!
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简介


    钟巧云,武平县岩前镇双坊村人。现为福建省作协会员,龙岩市作协理事,武平县作协会员,武平县民协理事。喜欢写作,已出版《乡亲们》、《邻里》、《客乡风月》农村三部曲。

来源:武平热线

Tags:灶台 
作者:钟巧云 来源:武平热线
  • 【调查】您是哪个村的?
  • 东寨村
  • 富岭村
  • 光彩村
  • 官坑村
  • 联坊村
  • 芹寨村
  • 太山村
  • 新岗村
  • 洋贝村
  • 沾阳村
  • 中段村
  • 武平县
  • 热心网友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武平象洞网(www.xiangdongren.com) © 2003-2018 象洞家园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xiangdongren@qq.com 象洞人QQ群:19330560
    闽ICP备11001774号-2
  • Powered by xiangdongren V3.0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