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风情 >> 文化长廊 >> 内容

家乡的石砌路,成为我永恒的乡愁!

时间:2018-5-18 9:40:19 点击:

  核心提示:我的家乡在上杭西部边陲的一个小山村,村里用鹅卵石铺成的石砌路屋屋相通,村村相连,一直伸展到深山老林,铺到海拔1000多米的大顶山腰,继而延伸到武平的象洞、岩前,直下广东梅县。...
    我的家乡在上杭西部边陲的一个小山村,村里用鹅卵石铺成的石砌路屋屋相通,村村相连,一直伸展到深山老林,铺到海拔1000多米的大顶山腰,继而延伸到武平的象洞、岩前,直下广东梅县。唐代诗人杜牧诗句“远山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可算是故乡石砌路的真实写照。
    走在古老幽深的石砌路上,仿佛触摸到漫长的岁月,感受到遥远的沧桑,体会到其中的悠远和厚重。千百年来,我的祖祖辈辈肩挑手提,身负重荷,翻山越岭,风雨兼行,一路走来……

    其实,一条普普通通的石砌路,有其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具有浓厚的地方风情和深刻的人文色彩。


    “施桥砌路,添福添寿。”这是一句传承了一代又一代的客家老古话。于是,上祖先贤们为祈求延年益寿、平安幸福,亦或消灾治病,亦或趋利避害,都会倾其所能,省吃俭用,拿出多年的积蓄,捐出钱来,修一座桥,铺一段路,做一做功德善事。这些石砌路就是老一辈人当中做功德的人修的。有关这方面的美谈,现在村里的长者还能说出一大串。
    邻村一个叫黄锦春的人,不做八十大寿而捐资修路,花了80个大洋筑了伯公岽下的3里长的石砌路;清末,村里出了一对“父子秀才”,修了到樟树窝的一段石砌路;我的祖父满叔公一生爱施桥砌路,善举有善报,活到了八十九。村里通往武平象洞大山深处菩萨庵的一条古道,原来只是一条窄小逼仄杂草丛生的山径。
    上杭城里的丁锦堂中状元后返乡探母,见母生有脚疾寸步难行,四处求医仍无效,后来听说菩萨庵的圣水能治百病,丁状元便带母坐轿来菩萨庵求医,果然灵验,三日之后脚疾奇迹般好了。于是,丁状元兑现了在菩萨面前承下的施桥砌路的许愿,这便有了后来的“状元桥”与“丁公路”。

    还有一个更神奇的传说:有日,来自江西兴国的风水大师一路寻龙腾脉来到村里,看到一处风水宝地 —— 猴子地,并将此地交给东家下葬。然而,这给村里却带来了不吉之患。于是村里族长铁了心要寻求破害之法,后经明师先生指点,在猴子地左右开了一条石砌路,连接水口造了一座石桥,这就把猴子给锁住了。虽然这个故事不足可信,但如今我们站在村口,放眼望去,那条透迤山间的石砌路确实恰似一条铁链盘缠在猴山上。奇耶!


    听着一个个有关石砌路的传说故事,在我们心灵深处,油然生出波澜激荡的思绪。对于古老的石砌路丰富的文化积淀,以及植根于客家乡亲中的人文精神,从内心升腾起天限尊崇和感激的情怀。我想,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无论人生的道路多么漫长,我们可以从家乡起程,跨过千山万水,走遍海角天涯。但是,家乡的这条幽远的石砌路,我们却一生也走不完。

    当然,由于农村公路交通的迅猛发展,原来山野之间大众通行的石砌路,所承担的交通功能日渐降低,许多比较偏僻的道路往往逐步荒废,或者已经变得残缺不全,被漫山遍野的芭芒所遮掩,悄然地隐匿了它的踪影,改变了它原来的模样,甚至不复存在,已经成为人们遥远的记忆。家乡的石砌路,成为我永恒的乡愁。

    延伸阅读:那些倾注了祖辈心血的石砌路,已经成为我们永恒的记忆!

Tags:石砌路 
作者:xiangdong 来源:上杭报
  • 【调查】您是哪个村的?
  • 东寨村
  • 富岭村
  • 光彩村
  • 官坑村
  • 联坊村
  • 芹寨村
  • 太山村
  • 新岗村
  • 洋贝村
  • 沾阳村
  • 中段村
  • 武平县
  • 热心网友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武平象洞网(www.xiangdongren.com) © 2003-2018 象洞家园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xiangdongren@qq.com 象洞人QQ群:19330560
    闽ICP备11001774号-2
  • Powered by xiangdongren V3.0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