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风情 >> 文化长廊 >> 内容

稻香记忆:温暖的稻草床 网友:三十年前的稻草床可是个宝贝!

时间:2018-10-23 16:35:42 点击:

  核心提示:微不足道的的稻草床,带给我太多温暖的美好回忆,每每忆起,一股清香的稻草味便扑鼻而来。是的,稻草床对于新时代的年轻人来说,是一种闻所未闻的事,可对于我们这种年龄阶段的人来说,是一个集体回忆,更是一个时代的印记。它虽然远离我们很多年,但它已深深地烙印在我们这代人的心中,它带给我们的温暖记忆,不会随着年代...
《温暖的稻草床》

钟巧云

    睡过三十多年的稻草床,常常在梦中出现,早就想把它记录下来,却总是一拖再拖,昨晚稻草床再次出现在梦中,今天放下所有的事也得把它写下来,让所有睡过稻草床的人们重温稻草床的温暖,也让幸福的新时代的年轻人了解了解自己的父辈有多么的艰辛和知足。


    稻草用处不少,不但可为人和猪牛驱寒取暖,还是耕牛过冬必不可少的食料。被猪牛踩踏过的稻草就是当时最好的农家肥。记得生产队时期,稻草也是很珍贵的,不可以随便糟蹋,每次收割了稻谷,社员们都得把稻草捆扎成稻草把,晒干后再捆成一捆一捆担到生产队的稻草房,稻草房里堆放不下的,就一排排堆放在会议室、谷库、稻草房后面的屋檐下,用白膜盖好,尽量不让稻草淋雨。这些稻草得先给猪牛驱寒取暖,用完外面的再用稻草房里的。

    如果稻草多得没地方堆放,还可以担到比较近的山上,缠在松树上。分田到户后我就多次帮着家里把稻草担到后山。父亲缠叠稻草,我在下面传递稻草把。等缠叠到差不多时,在最顶端也用一块白膜围好扎紧,这样,就是下大雨稻草的外面会淋湿,里面也不会淋湿,太阳一出很快又晒干了。要撒到猪圈牛圈里时就从下面拖出稻草,最底层的拖完,上层的就会慢慢地滑下来,不至于散开。

    每次缠好稻草,我都得把梯子搬过去扶紧,好让父亲安全下来。
    最有印象的是,生产队时期,每到收割稻谷后,会按人口分配一些稻草给每家,分配稻草也是不可以违反原则的,得由干部或社员互相监督,决不允许徇私舞弊。

    因分配的稻草不多,大家怕自己的稻草会被手脚不干净的人顺手牵羊,于是都会把湿稻草担到家门口晒,这样不但不用担心被人顺手牵羊,如果下雨也可以马上收起,真是万无一失。

    母亲和姐姐把晒干的稻草用手指梳掉稻叶,把梳得干净漂亮的稻草反复晒几次,然后再捆好放在楼上。我稀奇地看到,在她们熟练的梳理下,细长的稻草秆从她们的手指中溜出。我也想学习梳理稻草秆,但母亲不允许我学,说我还小皮肉太嫩会让稻草伤了小手,还说长大有我梳理的时候。我一听伤了小手会流血便不敢尝试了。

    到了冬天,天气逐渐冷了,冷风飕飕,母亲和姐姐就开始抽空为每张床铺上稻草,铺稻草也是一种技术活,只见母亲和姐姐无师自通把梳理得干干净净的稻草头尾相接铺在床板上,犹如收拾一个穷困的家,把它们拾掇得各得其位。如果有那么几根稻草桀骜不驯想要露头露尾,总会被她们安放在适合的位置。稻草铺好后,再把草席放在上面,。刚铺稻草的床特别软,等过一段时间就会结实一些。

    那时候的床都是用几块木板拼组而成的,虽然结实但生硬,房子也是瓦片盖的,每到冬季来临,屋子里的冷气和房外的凛冽寒风相呼应,想尽一切办法窃取我们身上的温暖。加上那时贫穷,没有取暖衣服,瓦缝中的寒风又不断侵犯,使我们呆在房间里也瑟瑟发抖。

    稻草铺在床上,虽然非常暖和,也很柔软舒服,但也很容易生跳蚤和其他虫子,我们的身上经常痒痒的都被自己抓破流血。可如果没有稻草为我们抵御寒冷,冬天我们还真不知怎么度过。所以,我们还是要感谢稻草,因为,那是生命的稻草,是它,在寒冬里温暖了我们,让我们感受到了安恬与舒适。


    时过境迁,那些和稻草相伴的记忆已渐行渐远,我们依赖稻草床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现代人的生活里不需要它的忠诚和奉献,连猪和牛都逐渐与它疏远,肥料应有尽有,农田里使用猪粪牛粪的时候也少之又少了。现在收割稻谷,稻草晒干后都是就地焚烧。


    随着科技的发展,如今收割稻谷不再人工收割,一到稻谷完全金黄,一架架收割机便争先恐后开进了稻田里,很快把一块块金色的稻田吞噬掉。


    每到秋收后,站在空旷的田野上,看到那些被收割机收割后零零落落的稻草,总会忆及柔软温馨的稻草床,每次忆起,总是感慨万千!


    微不足道的的稻草床,带给我太多温暖的美好回忆,每每忆起,一股清香的稻草味便扑鼻而来。是的,稻草床对于新时代的年轻人来说,是一种闻所未闻的事,可对于我们这种年龄阶段的人来说,是一个集体回忆,更是一个时代的印记。它虽然远离我们很多年,但它已深深地烙印在我们这代人的心中,它带给我们的温暖记忆,不会随着年代的更新而消逝!

图来源网络

    作者简介


    龙岩市武平县岩前镇双坊村村民钟巧云。这位13岁辍学,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农家妇女,20多年来始终默默地坚持阅读与写作,至今已公开发表随笔、杂记等百余篇,出版了《乡亲们》、《邻里》、《客乡风月》“乡村三部曲”。执着的追求,照亮了文学梦,最终她从一个地道的农民成为一名省级作家。现为福建省作协会员,龙岩市作协理事,武平县作协会员,武平县民协理事。

作者:钟巧云 来源:武平热线
  • 【调查】您是哪个村的?
  • 东寨村
  • 富岭村
  • 光彩村
  • 官坑村
  • 联坊村
  • 芹寨村
  • 太山村
  • 新岗村
  • 洋贝村
  • 沾阳村
  • 中段村
  • 武平县
  • 热心网友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武平象洞网(www.xiangdongren.com) © 2003-2018 象洞家园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xiangdongren@qq.com 象洞人QQ群:19330560
    闽ICP备11001774号-2
  • Powered by xiangdongren V3.0sp1